1

??最近,龙头房企万科一边高喊“活下去”,一边迅猛收购拿地,令不少中小房企“既妒且惧”。对压力重重的后者而言,如此大手笔已力有不逮,如何活下去或许才是未来必须直面的问题。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博士后郑良海向上证报表示,受前三年发债影响,房企当下的融资结构已经变化,未来三年房企偿债压力逐年提高,需引起关注。

??2018年开始,随着债市的好转,房企债券发行量骤增,三季度更明显加快。据Wind统计,截至10月12日,房地产企业发债(信用债)规模达4843.81亿元,已远超2017年全年3747.74亿元的规模。其中,三季度规模高达2073.62亿元,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409.03亿元,也较一季度和二季度的1346.03亿元和1352.06亿元显著提升。即便如此,房企发债总额仍低于2015年和2016年债市火爆时期的三季度,当时分别发行2432.86亿元和3142.17亿元。

??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昔日融得欢,未来偿债压力大。正是由于2015年和2016年房企高达1.6万亿元的发债规模,始有今年的偿债压力。从年偿还量看,2018年需偿还3963.48亿元,接近2017年的3倍,2019年至2021年逐年提高,年分别偿还规模高达4172.66亿元、4621.51亿元和6713.39亿元。”郑良海说。

??并且,伴随偿债高峰到来,房地产调控却没有放松。银行和信托融资受窗口指导,非标治理之严格前所未有。

??据郑良海观察,前9个月银行房企开发资金来源上看同比增速均为负,且降幅扩大。前9个月房企资金来源总体保持小幅增长,而贡献最大的则为定金及预收款,以及债券融资。一方面是房企通过加快周转去库存,回笼流动性,应对债务压力,另一方面则增加国内债券发行,以替代收紧的房企美元债和间接融资收紧。

??今年,“对房地产融资打击较大的就是美元债收紧。外债监管收紧、美元加息放大利率风险等多重因素导致中资美元债发行规模锐减,降幅高达70%,且信用利差飙升。今年前9个月是两年来中资美元债发行规模的最低点。”郑良海说。

??“截至2018-10-18,存续期内房地产债券共计2189只,规模共计2.19万亿元,在信用债市场中占比约为11%。”中诚信研究院宏观金融研究部总经理袁海霞说。她也关注到未来房企偿债压力。

??她告诉上证报记者,从债券到期情况看,根据截至2018-10-18存续期房地产债券统计,考虑100%回售与50%回售情况下,2018年四季度房地产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1904.75亿元与1344.975亿元。相较于今年四季度,未来三年地产债到期压力整体较大。

??“如考虑100%回售规模在内,2019年至2021年到期规模均在6000亿元以上,其中2019年与2020年到期规模分别为7914亿元与7959亿元。考虑50%回售规模在内,2019年至2021年到期规模分别为5726亿元、5352亿元与7232亿元。”袁海霞说,尽管目前房地产企业尚未发生境内债券实质性违约,且债券违约集中爆发概率相对较低,但伴随房地产债券到期高峰到来,必须关注房地产债券的偿付风险。

??住房买卖需要尊重契约精神。如果是项目本身存在质量问题或与买卖合同不符,开发商理应给购房者进行赔偿或补偿,或双方通过法律途径加以解决。但如果是单纯因为房价降了就“维权”闹事要求退房,开发商并没有这个义务,因为当初买房时,合同中并没有注明“房价下跌可退房”的条款,退房闹事行为本身就不合法。

??住房本身是一种特殊的商品,商品价格受市场供需关系决定。当某一地区市场供大于求时,开发商迫于回款压力而选择随行就市、降价促销也是一种正常的营销行为。那些因不满房价下跌跑去“维权”闹事的业主本身就没有契约精神,并且仍沉浸在房价“只涨不跌”的固有思想中,买房对于他们来说不是单纯的自住需求,更多有投资或投机成分在里面,他们大多在房价上涨的过程中受过益,并不能接受房价下跌的事实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开发商选择给他们退房,无异于助长了他们的不良心理。

??在中央“房住不炒”的调控精神指导下,今年以来各地调控持续深入,为坚决遏制房价上涨,就是要打破市场对房价长期上涨的预期,从而使住房回归居住属性,真正实现“房住不炒”,可以预见,楼市调控短期内不会放松,随着调控的不断深入,市场调整也不可避免。开发商们只有顺势而为,并且不断提升产品品质,才能在弱市中掌握主动权,而购房者则要做好短期内房价波动的心理准备,在买房时擦亮眼睛,认真选择开发商和产品,并且仔细研究合同内容,才能在必要时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。